今天吃啥好呢

看哭了QAQ


奶酪:

 

 

你不在北京

 

 那个时候王俊凯喜欢听一首歌,很好听,他是在一天晚上逛电台听到的。因着和某人有些关联,再加上旋律也合人心意,便也就深深记下,常常在手机里循环着听。

 

  歌的名字叫做,你不在北京。他甜蜜地幻想着,觉得这首歌就像是千玺给他唱的。

 

  早晨吃早饭,听这首歌的时候,会想起那个人,不知对方已经起了没,或者说还是在床上赖床,或者他又犯了失眠,半夜又会坐上一个晚上。不知道他有没有吃早餐,吃的是什么,做得好不好吃,心里又真正想吃些什么。

 

  中午睡午觉的时候,会想到对方有没有也像他一样躺在床上打算进行午间小憩,他的上午都在进行着什么活动,学习是否顺利,上课有没有走神被老师点名,有没有被隔壁可爱的小女生告白,有没有和同班同学打打闹闹嘻嘻哈哈地玩着游戏。

 

  晚上刷牙之后,会猜测对方晚上是不是吃了爱吃的抄手,饭后有没有散步,有没有逗他最最深爱的弟弟。他现在是不是在开着一盏亮度不大的台灯,在小黑屋里一笔一划地写作业。睡觉的时候会不会做梦,又会梦到什么,是好的,还是坏的。是关于白天事情的,还是关于远在另外的一个城市的他的。

 

  并不是因为听到什么就会想起他,而是在想他的时候,恰好在听这首歌而已。

 

 

 

[旅行漫无目的 累积的里程想留给你登机]

 

 

 

  二十岁的时候虽然仍有学习任务傍身,但工作也一直很忙,周末的行程排得很满很满,几乎每一周都要坐飞机去另外一个城市。偶尔在飞机上昏昏沉沉地睡着以后,总会迷迷糊糊地在梦里想着安逸的日子,但若要真来选择,他想,自己应该还是会选择快节奏一点的。

  

  二十岁的王俊凯,想要快点毕业,去北京,去北京找易烊千玺。

 

  后来去北京录制一档节目,易烊千玺便在机场接他们,他急匆匆地出了关口,貌似不经意地向门口那边瞟,已经长得很高的易烊千玺仰着头寻找,一眼便瞧见了自己望着他笑,然后取下耳机,朝他们扬起手来打招呼。

 

  那个时候,王俊凯以为易烊千玺的身体很健康。比任何人都健康。因为他总会吃的多多的,锻炼也很勤,身体素质应是三人之间最好的。但是那个时候的他,不知道世间有欲盖彰弥这个词,不知道好多事情光看是看不出来的。

 

  他才向前走出一步,易烊千玺的手便软软地塌下,然后脚步一错,就直直地倒下去。

 

  谁也没有预料到这种情况,他首先是一愣,然后跑过去。一手背起易烊千玺的时候,王俊凯向外大步奔跑着,觉得连带自己的世界都已经开始飞速地旋转起来。

 

  失声的世界在一声尖叫之后终于找回了声音。他往外狂奔的时候,救护车来的早,已经在门外守候,王俊凯将易烊千玺送上汽车,不远处的树随着风的拂过渐次摇动起来,又一次淹没了所有的声音。

 

 

 

[这不过是简单的道理 可真的要明白却真的不容易]


 

  住院后的易烊千玺比之以前又安静了很多。他本就少话,在医院的期间也不能看手机,便只好攥着一支笔在本子上写写画画。医生说这个病是隔代相传,父亲和母亲闻言才骤然想起,易烊千玺的奶奶便是得了这种病死去的。

 

  王俊凯抱着花来看他的时候,易烊千玺接过来自己放在花瓶里,笑说,“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客套,还送花。”王俊凯拉开椅子坐下,看着他写东西,也不说话,就静静地看着,看得易烊千玺有点发毛,转头骂他一句:“看什么看,没见过帅哥啊。”

 

  除了易烊千玺一个人不知道,谁都知道他的病情恶化到什么程度。

 

  王俊凯一句一句给他念着粉丝对易烊千玺说的话,说到好笑的自己也忍不住和易烊千玺一起笑出来,其实他只是拣着搞笑的来说,说些消极悲伤的话,反而徒添烦恼,到最后落个不安的心情。

 

  易烊千玺头也不抬,笔也没停,忽然就径直了当地问:“欸小凯,我是不是要死了啊?”

 

  王俊凯怔了下,旋即马上做出回答:“不会啊,你瞎想什么呢。”

 

  他抬起头来,眼睛里除了平静还有别的什么,那些东西亮亮的,闪耀着,就像是钻石一样。他做出一个显得有些孩子气的笑容,唇边的弧度好像咧到快要到耳朵旁边的一点点。然后又快速收了笑容,平视着前方的眼睛却仍旧是发光的。一种没有可能的希冀从王俊凯的身体里缓缓升腾起来,又被现实一个巴掌打回去。

 

  “真的啊?”他问。

 

  “恩,我发誓。”

 

  王俊凯这么说,没有一点意识到自己的声音已经开始哽咽了。他隐隐知晓死亡是个什么意义,就是说再也看不到一个人了,想到他的时候,本来会有的温暖的感觉都会觉得冷了。那该有多可怕啊。

 

  如果这一秒以后就看不到易烊千玺的话。

 

  那有多可怕啊。

 

 

[打包你的行李 睡不著的半夜下楼跑步去]

 

 

  第二次去医院看易烊千玺是在一周以后。他的身体好像更加虚弱了,推开门他不慎踢到了门口的垃圾桶,以往都习惯浅眠的易烊千玺躺在床上没能醒过来。放在床头柜上的花瓶里的花已经枯萎了。

 

  他走过去拉开窗帘,午后的日光便透过窗子慢慢悠悠地投射在易烊千玺的脸上。他闭着眼睛,睫毛、嘴唇、鼻梁便都浸淫在略显温暖的昏黄颜色里,看起来线条分明的面容也温柔了许多。

 

  他慢慢睁开眼睛。眼底是一片漂亮的琥珀色,莹润柔和的颜色像是蜜糖浆,浓浓稠稠的香味和栗子的颜色,就是不爱吃这种甜食,看一眼便也心满意足。


  易烊千玺看见他就完全醒了,马上直起身子来靠着后枕,注视到一旁的花时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好像我不太擅长养花,不知怎么的它就枯萎了。”王俊凯说没事,帮他理了理睡乱的额发,笑了笑问他,“好些了吗?”

 

  易烊千玺点点头,“恩,好很多了,不用太担心。”话才说完,他便往四处望了望,轻声对他说,“我困这儿好久了,快元旦了吧,你带我出去玩会儿,好不好。“

 

  王俊凯极少看到他这样说话,带着几分撒娇的意思,像只猫咪央着他要新鲜的小鱼干,眼睛就这般睁得圆圆的,眉梢也向下撇一点儿。


  他故作思考的样子,然后笑着答应:“好啊。”

 

  那时正要入了夜晚,天幕将最后几缕橙色揉散进云朵里,然后不知如何去变化的,兴许是上帝浇了些别的颜色在上面,又兴许是云朵使了调皮性子,忽然就变成了微微带些蓝色的天空。


  易烊千玺想,什么时候能站在市中心看一次这样的天空就好了。

 

[难过就看喜剧 兜一圈三环四十几公里]

 

 

  最后易烊千玺提议去看电影,恰逢元旦好片多,王俊凯心觉甚好,去了离医院最近的一家小电影院买了两张票,在电影院里各捧着一盒爆米花,观看着情节笑得前仰后合。

 

  回医院的时候易烊千玺依依不舍地在附近还遛了几圈,实在逛得太久,他有些受凉,便咳嗽了几声,表示自己要进去了。王俊凯点点头,站在原地看他走远,忽然叫他停下,跑过去从背后拥住他。

 

  易烊千玺没反应过来,就发现对方的手像游蛇一样钻入口袋里,交叠,然后握住自己的,凉凉的,一点儿也不暖和。

 

  他以为王俊凯这是冷了,无奈地笑了一下,转过身来大大地给他一个拥抱,顺带着抹油似的蹭了几下,最后还像是妈妈一样小声说着:“不冷啦,不冷啦。”

 

  但他本来以为自己这么说,王俊凯会马上把他推开,然后给他一个白眼,顺带赠送一句“神经病”。但王俊凯没有,他用了好大的力气拥抱着自己,像是要记住什么东西,易烊千玺没理由地也有些不安,一只手往上移了些,轻轻地,碰了碰王俊凯的头发。

  

  软软的。他又有些不可抑制地高兴起来。


  谁知王俊凯又说,“你太瘦了,要多吃点。这骨头硌的我疼死了。”

 

  易烊千玺松开,把手重新插进暖炉一般的口袋里。听过这句话,他捏了捏自己的腰,然后举了举拳头,示威般地扬言:“下次见面的时候,你就会发现我长了差不多有十斤。”

 

  他交叉着十指想,希望身体能够快快好起来,特别想在痊愈之后,给王俊凯暖手,和王俊凯一起去看电影,吃好多好多以前没吃过的好吃的。只要是和王俊凯在一起,定是一段不容人负的温暖而又绵软柔和的岁月。

 

  想到这里他又不免露出微微羞赧的笑容,觉得那美好地像是童话故事,也许可以像王子公主那样在一起,天天开开心心的,什么都不用想,什么都不用管,只要在一起就好了。


  王俊凯听不见他心里说的话,挥手给他说再见。

 

  直到易烊千玺的背影彻底消失在视线里,他才终于用手遮住脸,忍不住呜咽出声,最后捂着嘴恸哭起来。

 

  医生在今天下了最后通告,他活不过半个月了。


  从始至终,王俊凯从来没有想过去表示自己的喜欢,他想,一直以为两个人是朋友的千玺,若是知晓自己对他的感情,一定不是觉得恶心,而是会首先觉得愧疚于他吧。

 

  如果有两条路可以走,一条是这种残酷的现实,一条是让易烊千玺活下来,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他都可以承受。是要带走他从小就放在身边的娃娃吗?是要带走他最热爱的吉他吗?是要带走他那些感情深厚的友谊和那些可爱的粉丝吗?是带要走他对易烊千玺的喜欢吗?亦或者,是要带走自己的性命?

 

  怎样都好。

 

 

 

  ——但他选择不了。

 

 

 

[想念是身体的潮汐 沉默是呼吸的伴侣]

 

  王俊凯握着他的手,厮摩着,只觉得他的手越来越凉了。病床上的易烊千玺昏睡着,心电图的振幅越来越微弱,他絮絮叨叨地说着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想想也觉得自己无聊,只是心里慌,实在不知该说些什么。手中握着的手只要越凉一分,心中的害怕和孤独便也随着增上一倍,于是他便更加仓皇,更加的不知所措。

 

  他不知道易烊千玺若是走了,自己该如何是好,早上该去想谁,中午该去挂念谁,晚上又要对谁说晚安好梦。这么想着,他又掂了掂易烊千玺的手。没什么重量。

 

  一点都没有胖。反而还瘦了很多。


  他吸了吸鼻子,说。”骗子。“

 



  心电图上的那根不停抖动的线,最终还是化成了一根延伸的好远,好像是没有尽头的直线,机器发出长长的嘀的声音,易烊千玺躺在那里,双眼轻阖,双手交叠,嘴唇上翘了一些弧度,像是睡着了一样安静。

 

  他就那么睡着。安静地像是坠入人间的米迦勒,一个人便幸运的拥有着世界上所有最美好的事物。不会有人觉得他死了,甚至易烊千玺的面孔生动地好像他下一秒就会醒过来。

 

  王俊凯就那么用手细细地梳着他的头发,抚平他衣服上的褶皱。他的手指抚摸着他眉眼的棱角,极其细致地一笔一划地描画着。接下来他将他抱住,只是指尖颤抖着,嘴唇也颤抖着,将下巴抵着易烊千玺头顶的发旋,只要低一下头,就可以亲吻他的头发。

 

  最后护士进来拍拍他,给他一个小盒子,他惊醒过来,接过盒子,打开一看,发现正是这些时日来易烊千玺一直涂涂抹抹的画。他好像能想象到他所没有看到的画画的易烊千玺,脸上是带着怎样的笑容,又是抱着一种轻快到何种程度的心情去画他们为梦想奔波打拼的那些画面。

 

  也许日头刚好,将他的毛衣晒得发亮。也许阴雨绵绵,那股子阴郁缺隔得特别远,他一边在屋子里哼着以前的歌,一边摇头晃脑地画下这些画面。不知在这个时候,他是不是想起过自己和王源。

 

  有很多张。画着他们从出道开始的每一个重要活动,易烊千玺将他们的衣服,神态都烂熟于心,他一张张仔细翻完,翻到最后一张,却发现是一张简笔素描。

 

一个拉开窗帘的男人侧脸被阳光渲染,若隐若现的虎牙更带有一种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美丽。画画的人像是下了极大的心思,将那双眼睛刻画地出神入化。他听说,这种画,是含了情的,才显得特别真。

 


  小字挚爱。

  落款日期,是自己带他出去玩的那一天。

 

[你不在北京]

 

  很久以后他卸尽了一身负担,收拾了所有的东西,搬到了北京。第一天出门熟悉环境的时候,徒步走过很多很多的路。广场旁的街被堵得人都走不过去。他站在广场中间,人群熙攘,他被挤来挤去,看着那面好大好大的LED屏上,是粉丝放上去的视频。

 

  他才想起来,今天是易烊千玺的离开的第十二个年头。周边的朋友也都早早结了婚,生了孩子,父母也不知策划过多少相亲,最后全都无疾而终。一个写小说的姑娘在吃完饭后抒情地说了一句,你的眼睛像是收尽忧伤的黑洞,深的看不清,深的我看不懂。

 

  王俊凯看着易烊千玺活生生地出现在视频里,他跳舞的样子,他写书法的样子,他弹钢琴的样子,他说话的样子,他垂眼的样子,他嬉笑怒骂时候的样子,还有他低头微笑的样子,自己抬起头来的话,多像两个人在对视啊。

 


  然而王俊凯早已经泪眼婆娑。

 

  许多事情重新看来,经过变迁之后才能懂得更多东西。那些他原本没有注意到的细节不住地发了疯似的刺激着他的感官,张牙舞爪,虚张声势。它们一点点的被放大,于是所有的过往,所有的心情都放大了,就这么呈现于眼前的时候,他悲伤,惝恍,恍若隔世。


  他像是一个终于归家的漂泊者,于最后落叶归根。

 

  他到最后才听懂歌的意思。

 


  你不在北京,我也已经不在原地。

 

 

 

故事说完了。说的就是那篇小凯的虐。提前写了。这周写了挺多的,其实进度挺慢,因为我写了一个晚上(。)边刷微博边打榜,累了就来写点。

 

感觉不是特别虐,我还觉得挺爽口的。

希望你们能喜欢:)打滚求评。

被自己蠢哭了……忘加tag…………


评论(1)

热度(69)

  1. 今天吃啥好呢冬至线 转载了此音乐
    看哭了QAQ